《列子》十重梦境,犹胜盗梦空间

发布时间:2019-07-14 09:06:38   编辑:   阅读次数:

要觉悟、了达一切法,包括心法、色法、有为法、无为法,凡夫法、圣人法等等。缘起无自性,一切法如梦、如幻、如响。先看如梦观。人在梦中,梦中一切情景以为真实;从梦中觉醒,方知梦就是自己业识心所变现的虚幻境界,而还自笑。吾人在三界轮回,亦复如是。因诸烦惑,在无明大梦中,于五欲六尘,以为真实。处处贪恋执著,得道觉时,乃知虚伪不实,亦复自笑。然吾人长处无明大梦中,重重梦境,酣睡难醒。迷惑颠倒,认假为真,造诸恶业,轮回不止。

《列子》有“梦分人鹿”章昭示十重梦境,载云:郑国有一樵夫在山野砍柴,遇到一只受惊的鹿,迎头将鹿打死,怕别人瞧见,赶紧把死鹿藏到干涸的水沟,盖上柴草,甚为高兴。不一会儿忘记了藏鹿旳地点,就以为是梦(以蕉覆鹿,为第一重梦),顺路边走边喃喃自语述说这件事,旁边有个人听到他说的话,按照他讲的找到了这只鹿(闻言取鹿,为第二重梦)。

回到家里,告诉妻子说:“刚才樵夫梦中打死一只鹿而忘记藏鹿的地方,现在我得到了鹿,他果真是做了一个真梦呀!”(归告妻子,为第三重梦)。妻子说:“恐怕你梦见樵夫得到一只鹿吧?难道真有那个樵夫吗?现在你真的得到鹿,恐怕是你真的在做梦吧?”(疑夫梦鹿,为第四重梦)。丈夫说:“反正我得到了这头鹿,还管什么是他做梦还是我做梦呢?”(彼梦我梦,同归一鹿,为第五重梦)。樵夫回到家里,不甘心失掉这只鹿,夜里真的又梦见他藏鹿的地方,还梦见拿走鹿的那个人。

第二天清早,樵夫就根据他梦中的线索找到了那个人,于是两个人为争鹿起诉,闹到法官那里(据梦争讼,为第六重梦)。法官对樵夫说:“你当初真的得到鹿,又妄做梦;真的梦见鹿,又妄说是事实。他真的拿走你的鹿,而又与你争鹿。他的妻子又说是梦中认取了别人的鹿。由此可见,没有谁真正得到过鹿,现在真的有了这只鹿,就两家平分吧。”(法官分鹿,为第七重梦)。

这个案子上报给郑国的国君,国君说:“哈哈,法官大概是在做梦给别人分鹿吧?”(郑君质疑,为第八重梦)。于是国君又去问国相,国相说:“梦与不梦,我也无法辨别。(国相莫辨,为第九重梦)。想辨别是醒是梦,只有黄帝与孔子。(遐思古圣,为第十重梦)。

如今没有黄帝与孔子,谁还能辨得清楚呢?姑且按照法官的判决就行了。”此章梦有十重,六个人物交织,同分妄见与别业妄见互渗,颠倒昏沉,无由究诘真相。美国影片《盗梦空间》只设置四重梦境,便已光怪陆离了。而《列子》“梦分人鹿”所展示的十重梦境,更是莫测难辨了。古圣既没,无觉梦者,举世同梦,幸有念佛一法,堪可醒梦。诚如省庵大师诗云:“念念圆明真性体,声声唤醒本来人。”(《劝修净土诗》)

又一切法如幻,缘起无自性,不久住。譬如幻化象马,及种种诸物,虽空而可见可闻,不相错乱。一切法如响,若深山峡谷中,若大空舍宅中,若语声,若打声,从声有声,名为响。愚人以为有人语声,智者了达是声无人作,但以声触,响事本空。若觉了一切法如梦幻响之空性,从空性中发起庄严净土度众生的大愿。由愿导行,精进修行六波罗蜜,必定能成就像极乐世界这样清净庄严的刹土。

\

本文链接:《列子》十重梦境,犹胜盗梦空间

上一篇:【禅诗浅释】宋·佛灯守珣之《悟道偈》

下一篇:一位贵夫人的自白--一个知识份子由耶入佛的感人故事

经典话题